(美)伊夫·邦廷《小鲁的池塘》

《小鲁的池塘》原文:

(美)伊夫·邦廷/文

(美)罗纳德·希姆勒/图

刘清彦/译

小鲁和我住在同一条街上,不管在学校还是在家里,他都是我的好朋友。小鲁一点都不介意和我玩儿喝下午茶的游戏,他很喜欢我的洋娃娃。我们偶尔会和我的舅舅、舅妈、表哥、表姐去散步,我们喜欢去池塘边,把脚伸进水里。有一次,我们还看见了一只白鹭鸶呢!但是,小鲁常常生病,有时候不能和我们一起去。不过没有关系,我们还可以做很多别的事。我家院子的大门是绿色的。有一天我们在门上,画满了黄色郁金香,我们画的很漂亮啊!有个星期六,我们用小瓶子和吸管,做了一个蜂鸟喂食器,还把厚纸板剪成花瓣的形状,靠近吸管,让它看起来像朵花儿。小鲁说,“这个喂食器看起来真不错,他们一定会飞来的,如果我是小鸟,我也会飞过来,我们只要耐心等就行了。”小鲁生病的时候,我就会在放学后去他家,我们玩电脑游戏,或练习涂色,小鲁可是涂色高手呢!

有一天,小鲁的妈妈打电话来,她说,“小鲁虚脱了,已经住院了。”我不明白虚脱是什么意思,妈妈告诉我,“那表示,他病得非常非常严重。”我问妈妈,“他到底怎么啦?为什么老是在生病?”小鲁出生后,医生就发现他的心脏有问题,现在,情况越来越严重了。妈妈紧紧抱着我,小鲁在医院住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寄卡片给他,班上的同学还做了祝小鲁早日康复的横幅,准备挂在他的病房里。我一直求爸妈带我去看小鲁,可是只有小鲁的爸妈才能去看他。我生气地大叫,“要是我再也不能和他说话了,该怎么办?他是我最好的朋友,这实在太不公平了!”妈妈摸摸我的头,对我说,“亲爱的,我知道这很不公平,但这件事儿,原本就不公平啊!”我真的就再也没有办法和小鲁说话了,因为,他在医院里去世了。

爸妈告诉我这件事的时候,我们紧紧的抱在一起哭个不停。我想我的眼泪永远也停不住了,那天晚上,爸妈让我睡在他们中间,他们握着我的手,直到我睡着为止。隔天早上,难过的心情还是没有消失,我问爸爸,“那会不会只是一场噩梦?”他说,“亲爱的,我也希望是一场噩梦,可惜不是。”我们在学校为小鲁写了一些诗,还把这些诗做成一本书。

这是我写的诗,小鲁是我的好朋友,他一直是我的好朋友,永远永远都是。我还在那首诗下面画了一只蜂鸟。校长说,“我们应该一起做一件事,永远纪念小鲁的事。”我说,“写诗,诗可以保存很久。”每个人都同意,但是我们还需要在学校里做一个可以用来纪念小鲁的东西,老师说,“也许可以种一棵树。”校长建议,“做个喷水池也不错。”我说,“小鲁最喜欢池塘了。”就这么决定,这个池塘就建在校园里,我和小鲁常常爬的那棵老橡树旁边,是个用水泥砌边的小池塘,趁着水泥还没干,我们在上面写下自己的名字。这样小鲁的池塘就被我们所有人包围住了,我们还用许多小石头、贝壳和植物做装饰,让它看起来更漂亮。我告诉老师,“我和小鲁做了一个蜂鸟喂食器,我可以把它挂在树上吗?”他说,“可以”。我在教室的座位正好在窗户旁边,所以,我就把喂食器挂在自己看得见的地方。

刚挂上去的第一天,我就看见有个亮亮的小东西,渐渐靠近窗户玻璃,是蜂鸟,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呢。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我的心跳的好厉害呀。我看着他一溜烟儿飞向小鲁的池塘,从花瓣状的吸管里吸取糖水,我好高兴啊!接下来那几天,同样的分秒不断出现,我知道是同一只,因为我认得他的脸。他总是先飞到窗户旁边看看我,再飞向小鲁的池塘。我有一种奇怪的想法,但我知道那不可能是真的。或许,这只蜂鸟只是喜欢飞到玻璃窗前照镜子而已,可是,那个想法却一直在我的脑海里。也许我会告诉妈妈,因为我什么事都可以跟她说。

没多久,学校就要放暑假了,我把喂食器带回家,挂在院子里,而且每天都往里面装满新鲜的糖水,我不知道那只蜂鸟会不会找到我的家,就是这所有着绿色大门门上画满黄色郁金香的房子。我相信那只蜂鸟一定会想起来。

下载地址

展开全文
本文地址:/guowaihuiben/xiaoludchitang0402.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有声网 所有,欢迎分享,转载请保留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真的很想听听你的看法!

发表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