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往远方的列车》

内容简介

19世纪50年代中期到20世纪20年代末期,大约有十万个无家可归的孩子,从纽约由火车送往美国中西部的小镇和农庄。儿童救助协会的负责人科尔斯罗林布莱斯希望将这些孩子安置在能够照顾他们的家庭中。有些孩子受到很好的照顾,有些过的不太好,有些孩子只是从一个悲惨的处境换到另一个悲惨的处境,有些孩子找到了安全的家,还有爱。故事中前往西部的14个孤儿,也都梦想过更好的生活。孤儿列车真有其事,但火车经过的路线和地点都是虚构的。那个叫做远方的小镇,也只能在作者想象的地图上找到。

故事作者

(美)伊夫·邦廷/文

(美)罗纳德·希姆勒/图

刘清彦/译

《开往远方的列车》正文

“玛丽安,这就是我们要坐的火车,”卢小姐说。卢拉紧紧拉着我的手,列车长沿着月台走过来,他问,“女士,这些就是孤儿吗?”卢小姐直挺挺的站着,“一共14位。”列车长说,“我们在车尾特意为你们加挂了一节车厢。”

大男孩负责提皮箱,我们拿剩下的包包,卢小姐提着急救袋。上星期,我看见她在提袋里装了毛巾、药品和草药,免得在车上被传上跳蚤。当然我们这些圣克里之家的小孩不会有跳蚤,但是从别的收容所和街上来的小孩就很难说了。

“去找收养家庭吗?”列车长问罗拉,“哇,你好可爱呀!”“谢谢。”罗拉说,她虽然只有五岁,可是在圣克里之家,他们很早就教我们要有礼貌。“祝你好运,”他对我说,“听说西部有很多人想收养小孩。”卢小姐说,“没错,不过今年到西部去的人没有去年多。”列车长又说,“1887年的孤儿人数最多。”

我们上车了,火车上的椅子很硬。我让罗拉坐在靠窗的位子,我们可以在肮脏的玻璃上看见自己的影像。她穿着有亮晶晶纽扣的蓝色新外套,软帽下露出耀眼的卷发。我也看见自己瘦长的脸,一点儿都不好看。我知道罗拉一定是第一批被选走的人,“玛丽安。”她又抓着我的手,“他们会不会相信我们是姐妹,我们看起来不太像,可是我不要和你分开。如果他们要把我们分开,我们就别去了。”

“嘘!”我轻轻出声,但是卢小姐已经听见了。“你们说什么?”她问,“就算假装姐妹也没用,”她的语气缓和下来,“听好,大多数人只要一个小孩,不要因为惹人不高兴搞砸这件事儿。”“没关系,”我对自己说,我的手指慢慢滑进口袋,摸着那根柔软的羽毛。他会在那里,他一定会要我。

火车开动了,我们快速平稳的前进。经过货车厂,许多旧房子,一排排晾在屋外的衣服、仓库,然后进入乡间。那里有好多树,树上结满了苹果,我知道苹果长在树上,却从来没有见过。卢小姐要我和另一个大女孩拉起毯子,隔开男孩和女孩。她打开其中一个行李箱,把旧衣服递给我们,要我们换衣服。

她说,“我们可不希望你们在第一站就看起来脏兮兮的。”然后她拉着毛毯让我们换衣服,我们把新衣服叠好,放进皮箱。过了一会儿,我们用卢小姐带来的面包做三明治,还喝了很浓的罐装牛奶。天黑后我们就互相倚靠着,坐在位子上睡觉。车轮整晚不停的发出低沉的声音,咔哒咔哒......妈妈,我来了,等等我。

到了芝加哥,我们把所有的东西搬下车,换乘另一班火车,继续赶路。离开纽约以后,已经过了好几个白天和夜晚了,现在窗外只剩下一片起起伏伏的、望不到尽头的草地。卢小姐说,“这里叫大草原。”她摊开自己带来的地图指给我们看。卢小姐曾经带其他孤儿做过这样的旅行,她告诉我们现在该换新衣服了。

刚换好,就听见有人大喊,“伊利诺伊州葡萄为占到了!”这是我们的第一站,我们的最后一站是爱荷华州的远方站。小月台上有一群人在等我们啊。“我的老天爷呀!”桑奇看见那么多人喘了口大气,桑奇和他爸爸从英国利物浦搭船到纽约。后来爸爸就离开他了,桑奇说话的方式有点滑稽,他跟在卢小姐身后第一个下车。

月台上有个男人,他有一台用三脚架支撑的大相机,那里还有几匹马、马车和汪汪叫的狗。我一看就知道妈妈不在那里,她可能在更西边的地方。有个男人带我们去市政厅,所有人都跟在后面,好像在游行。卢小姐小声叮咛,“微笑啊,高兴一点。”我们坐在台上的椅子里,镇里的居民打量着我们,他们隔着外套摸男孩们的肌肉,喃喃的说,“这个不错,他可以帮忙收割!”之类的话。

桑奇和另外两个大男孩很快就被领走了,他大声的对我们说,“再回了,朋友们。”马威被一个瘦小的太太挑中,马威又高又壮,圆圆的脸上有个非常甜美的酒窝。那个瘦小的太太对另一个瘦小的太太大叫,“你看我挑的这个女孩,她一定可以帮我做不少家务事,你也该为你们家挑一个。”

卢小姐边签同意书边说,“马威是个可爱的女孩,对她好一点。”她紧紧抿着嘴,“我们会派人来看这些孩子过的好不好。”“小姐,你认为我不会好好待她,你是这个意思吗?”那位太太瞪着卢小姐,“要我把她还给你吗?”卢小姐默默把同意书交给她,那个瘦小的太太就带着马威离开了。

有对夫妻在我们面前停下来,我的膝盖一直在发抖。那个女人有个柔软的皮手筒,男人拄着金色把柄的手帐。“啊,赫伯特,你看这个小女孩多可爱呀!”女人微笑着看着罗拉,“赫伯特,我们选她好不好?”罗拉紧紧拉着我的手小声说,“这是我姐姐,如果你们要我,能不能也要她,拜托嘛!”“哎呀,”那个女人看着卢小姐,“我们没办法两个都要,我们只想要一个小女孩。”“那当然,她们不是姐妹,只是朋友。”卢小姐很快的说,“罗拉快站起来!玛丽安,你帮帮她。”

我必须很用力才能把罗拉的手指掰开,那个女人弯下腰。“你知道马车上有什么东西在等你吗?小狗,给你的。”罗拉哭着说,“我不要小狗,我要玛丽安。”卢小姐和那对夫妇签了同意书,他们就把罗拉带走了。罗拉一直哭,不停回头看。

我也哭了,不过我倒觉得自己没被挑中是件好事儿。我必须等妈妈,她把我留在圣克里之家那天,蹲在台阶上对我说,她会回来接我。她当时在吉尔森肌肉工厂工作,头发上粘了一根白色羽毛。我拿下那根羽毛,轻轻贴在脸颊上。她说,“我先去西部开创新的生活,再回来接你。”“什么时候妈妈?你什么时候来接我?”泪水从我的脸颊滑落,粘住了羽毛。她说,“圣诞节以前。”我已经等了好几个圣诞节,现在我也要去西部了。

故事点评

非常有深意的内容,一个小女孩玛莉安的内心描写的非常细腻。孤儿们坐着开往远方的孤儿列车列车去陌生的地方等待被人领养。最终,在列车的最后一站“远方”,终于有一对淳朴的老夫妇收养了玛莉安,老妇人还把玛莉安送她象征“妈妈”的羽毛别在了自己的帽子上。

听后感受

书的内容应该是非常悲凉的,因为,那趟远方的列车上没有自己的亲人,孩子看见这本书的时候,内心怀着悲伤,这本书可以引起孩子共鸣,尤其是那些安全感不强的孩子,当父母离开他们,他们呐喊了半天却发现妈妈不在的时候,这本书或许能够陪伴他们。建议中大班的孩子阅读,小班的孩子还根本无法理解内容,也感受不到书的美

下载地址

展开全文
本文地址:/shigexiaoshuo/kaiwyfdlc0408.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有声网 所有,欢迎分享,转载请保留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真的很想听听你的看法!

发表看法